逝水滔滔心路遙遙

《逝水滔滔心路遙遙》是以我個人為觀察點,記錄在劇變的時代中,所見所聞,所思所想。我的所思所想當然未必正確,所見所聞也難免囿於一禮只見,但可以肯定那都是真實的。我是一個平凡的人,所見不廣,經歷也很有限,能記得的也只是一些生活的片段,大事變中的小插曲。但是“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乾坤”回憶起來,總覺得有所感悟。有所教益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對我們這一代人真是“印象深刻”,而我偏偏在運動的後期,還成了被審查物件。“如人飲水冷暖自知”,我一直想把這番經歷記錄下來,於是便寫了《噩夢醒來是晴天》。後來寫了《逝水》一文。覺得“文革”不必叙述太详,于是就将已写成的《噩梦》一文,作为附弄,一并发表了。